你好,欢迎进入凯里市人民政府网!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» 走进凯里 » 历史文化 » 市志年鉴

凯里往事——水沟边

发布时间:   字体:  点击量:次  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  

      水沟边曾经是凯里的一张名片。在这张名片里,许多人熟悉它是生活用水,作为农田用水、生产用水以及因水带出的往事而显得陌生。这是由于1958年黔东南州府从镇远陆续迁往凯里后,农田不断被城市建设大规模征用,在60年代就基本结束了灌溉使命,然而水沟边作为生活、生产用水延续到70年代未。

  一、水沟边是凯里最古老的水利工程。当时凯里人口主要居住在老城范围。这个范围包括4个出口:即东门出口的大树脚;西门出口以西门仓库为标志;北门出口在北门巷山坳;南门出口位于现在一商场大门内。4个出口相连就是城内。城外有少量人口居住,便是大片的农田和耕地。

  当时灌溉农田有两条河流。一条是洗马河流经桐荫坪村、江家湾村、大阁山北麓,下岩头河;另一条是从小高山淌下来的金井河,过州医院、牛马市场,流入龙头河。洗马河主要灌溉城外大阁山以北的农田;金井河主要灌溉城外以南的农田。这两条河都没有经过老城区,因此离城区边缘的许多农田则无水灌溉。包括现在的州工商局片区、大十字、大会场、北京西路、老猫洞等地域。

  1734年凯里人在洗马河二龙桥附近筑堰引水入城。沟渠经凯里老一中山脚、过凯运司,进入莲花港分两路走:一路径直走红梅街、绕大礼堂,至老公安局,最后沟渠引入大十字以西农田;另一路在莲花巷右转进入水沟边巷,过西门巷又分两路走,一路掉头南下灌溉大会场农田。另一路至西门出口,水又分两路走,一路向西养田转老猫洞地域;一路向南入田转总段地域。

  至此,凯里农田灌溉形成了南北中三条水系的覆盖,实现了旱涝保收。手中有粮,带来百姓的安居乐业,家家养有耕牛和生猪。男人耕地放牛打草鞋,妇女喂猪推磨做家务。从洗马河二龙一路下来到老财校就有7个水碾房和1个榨油房,而且一年四季没空闲。大米是百姓主粮,小麦、包谷、高梁、小米、红薯是杂粮,作为烤酒或喂养牲畜、鸟的饲料。

  1949年解放军南下进入凯里城,部队住在水沟边巷一带百姓家。每天“三大纪律、八项注意”的歌声从瓦房飘出,鱼水情深。家家户户把面条、面粉拿出来慰问部队。他们很感动,说,凯里老百姓对待他们亲如一家,他们吃大米,我们天天吃面食,高兴得不得了。

  二、引水沟渠全长约15公里,沟宽4尺、深2尺,用毛石砌边。沿途在人居集中地段建有饮水池,分水地点建有分水池。各种大小池多达10余口。坎和路面用石块修筑,供人畜行走。沟渠建成后有专人管理。工程量在当时堪称巨大。

  从沟渠的修筑质量看,它不仅仅作为农田灌溉使用,还为城区百姓生活提供了长达250年的生活用水,直到80年代自来水进入千家万户。

  1953年政府在莲花巷西头坎下建了两口10平方米见方的水池,其中一口是铺设木炭、棕、河沙的过滤池,为坎上的县医院提供更清洁的水源。

  水沟边路不仅道直、路硬、好走,还有风情。天一亮,家家户户起来担早水,沿着沟边一路叽叽嗄嗄,亮出一道风景。太阳爬上坡头,洗菜的、卖菜的又围拢一池、拉开一沟,在碧蓝的水中抖开绿的、红的、黄的各种蔬菜,晶莹剔透的水,在手上翻磙跳跃如银花四溅。

  赶牛上坡的老者也走这条路。一路递几句笑话、荤话,回应有笑声、也有水花。更有妇女晃荡着半桶水撵上来,老者顾不得牛,扯脚就跑;有时跑不脱,那半捅水就从脑壳顶上淋下来,搞得一身湿浇浇的,像过了一回泼水节。如果遇上悍妇,还不放过,上前揪住老者的耳朵问,还跳不跳皮?老者无法,被揪得生痛,脑壳靠近用力方向,歪着嘴巴大喊姨妈,下次不敢了!满池满沟是笑声。

  小作坊烤酒在水沟边长盛不衰。当地百姓在山上采摘七八种草药,洗净搓揉与米糠混合、槌打揉均,晾干后得酒药。用这种酒药酿出的酒,清香甘醇,不上头。俗称土茅台。无论男女非常喜欢喝,喝酒喝到饱肚才收碗,酒歌唱到尽兴才收口。天亮照样赶牛上坡,还要割一大挑牛草回来。

  三、沟渠也带来了生产的发展和生活的乐趣。

  莲花巷坎下曾经有个砖厂,两座砖窑矗立在旁边。这砖窑浑身灰黑,有上百年历史。取沟渠水挖泥制砖,青砖上窑烧熟封口,时辰到青砖出窑。因为火候到家,出产的青砖质地好,供应凯里的大户人家。现残存的老房、断壁还见其结实的身板。

  后来砖窑归集体所有,改为凯里食品公司杀猪场。就着这沟渠水,每天要杀10几头大肥猪供应百姓。天一亮,宰猪的叫喊惊天动地。如果哪天不杀猪,做活路的人一定起晚了。猪肉分门别类,然后用马车拉到南门口市场卖。生猪吃的是农家杂粮和猪草,肉自然香喷养人。

  凯里酱菜厂坐落在凯里一中大门外的沟渠边。厂房里摆满发酵池、大坛,酱香一直飘到一中这边来。酱菜厂生产的酱油一般以大豆为主要原料,加入水、食盐经过制曲、发酵、灭菌、罐装制作而成。当时凯里的酱油醋是上贵阳走客、送人的礼品。榨菜也是中学生支农劳动的饭盒必备。

  沟渠从凯运司那头出来后进入莲花巷,滋润了大片的荷花,莲花巷也因此而得名。夏天荷花绽开,水沟边天天飘荡着淡雅的清香;秋天莲蓬朵朵,房前屋后大家围着采摘的莲蓬,剥开莲子满心的欢乐。

  晚上荷塘边还是情人幽会的地方。有谁家姑娘长得出色,苗家小伙来到窗下,用手“叭、叭”的打着响子,当姑娘听出“暗号”,就爬起开门,与情人一起走近荷塘月色。

  在莲花巷水沟边的分水池旁,原来有棵遮天蔽日、两人合抱的参天古香樟树。夏日老人带着小孩坐在树阴下歇凉、拉家常;月光里是苗族歌王莫子江吹拉弹唱,引来情歌派对。每天树下聚集了大量人气,成了远近闻名的民族风情园。

  四、凯里最早的市场也是从水沟边巷开始的。沟渠经过这里地势很低,水翻不过去。当时工匠选用大块青石作材料,筑起高出地面五六米的水路。沟渠像一条长龙高高地横卧在巷子侧面。巷子左临南门口,右靠丁字街。这是一个卖鱼肉、蔬菜、禽蛋、米粉、泡粑、烟酒的市场。    到了赶场天,凯里四面八方的买卖人汇聚在这里,形成波澜壮阔的场景。站在沟渠高处望去:黑褐色的木瓦房浮在人流中;屋檐下的遮阳蓬添几笔亮色;混沌的喧闹声,在偌大的空间里飘荡。遇热天,挤出来的人若不是手提菜篮,还认为是刚从河里打捞出来,一身狼狈,但眼神透出的是高兴。

  街道两边全是摆摊的人。妇女镰刀形发髻上别把木梳,上年纪的包块头巾;男人津津有味地吸着用打火石不断点火的烟杆。他们站着、蹲着、坐着,护着自己的小生意。因为人太多,守生意的人有时被挤翻,引出一阵笑声,谁也不怨谁,爬起来继续守生意。鸡蛋10个一串,用稻草包扎得清清爽爽,不还价付1块钱,提着就走。

  丁字街当时主要卖布皮、衣服和百货。很早以前,湖南人带来了绣花丝线。他们居住在水沟边运输公司那头的坡边。丝线色彩亮丽,各种颜色的都有,因此特别受苗族同胞的喜爱。

  丁字口咔了个小场坝。场坝边有个公私合营饭店。当时开完集体大会,就在这家饭店就餐。几大桶米饭,围着地上星罗棋布的菜盆,浩浩荡荡的摆开,那时吃饭还有讲究:吃饭的土碗是大号的,第一碗不要添得太满,抢时间赶快吃完;第二碗饭就要垒高拍紧吃。如果桶中的饭等人,还可刨一碗,这样下来才得饱饭吃。清汤寡水的年代,男女吃饭都是按斤计算。所以饭场上舀饭的人川流不息,一直舀到饭捅见底,人流才停止。开大会个个积极,签到只是按人头统计饭量。

  五、水沟边洐生了米糠巷、猪市巷的繁荣。这两个姊妹巷相距不远,在一条由南向北的缓坡路上,水沟在稍高的地方依次穿过。在这里买糠买猪十分方便,又互不干扰。这种情形在其它地方很少见。

  凯里稻谷年年丰收,带来米糠市场的兴旺。沿巷摆着满竹箩、满口袋的米糠。买糠人抓一把放在手里搓捏,然后摊开手掌,用眼睛仔细端详,又靠近鼻子闻闻气味。一番讨价还价后拍板成交。米糠是大米的副产品,也是牲畜的主食。那个时候还没饲料造假这个词,所以米糠好差的区别在于碎米含量的多少,气味的清香程度。

  向西穿过低矮的木瓦房就是猪市巷。赶场天农民挑着猪崽来这里摆摊。猪崽是用几根竹篾编的笼子关着,卖出连笼带猪一块提走。摆摊的猪笼在猪市巷弯弯曲曲的一眼望不到头。买猪崽的人络绎不绝,东看看西瞅瞅,如果相中那头猪崽,从笼子中扯出,猪崽喊声灌满街头巷尾、震耳欲聋。当猪不叫时,整条巷子就收场了。

  这条巷生意太好,原来石头铺的路面,也踩得低一脚高一脚,淤积了大量鲜猪粪,用沟渠水一冲,高出的地面清亮了,低凹的地面还是浑浊。老凯里人称水沟边这条巷为猪屎巷。

随着现代文明的进程,水沟边除遗留的地名,全是记忆了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
  • 凯里年鉴20162017-06-15 15:02:29
  • 凯里年鉴20152016-10-28 16:26:00
  • 凯里年鉴20142016-10-27 16:25:00
  • 凯里市志(1991—2007)2016-10-27 12:09:00
  • 凯里市志(1991—2007)正式面世2016-08-09 12:09:00